奋斗网络公关

天下公关一家人

从爱普生的辟谣声明分析其品牌战略布局的优化

来源:青峰 | | 品牌公关 |

449

0

0

2018年7月,浩浩荡荡的载货车车队,频繁往返于深圳龙岗和东莞松山湖之间,共计40辆8吨级搬迁专用车,花费60车次,终于完成了华为公司部分部门的“战略迁移”。

撤离深圳的不止华为一家,还有中兴,还有比亚迪,还有最近时间的EPSON(爱普生)。

作为日资500强企业,EPSON受到的关注度自然是颇高的,再加上爱普生已经深耕深圳多年,生产和销售公司已经遍布全国,其某个部门或者工厂的转移就有可能引发一波大节奏, 让外界对其产生丰富联想——比如撤离中国。

近日,有不少微博大V都转发了这样一则消息——EPSON要撤离中国市场了,高端制造业正在加速逃离深圳。同时EPSON给了离职员工高额补偿,还赠送了精工纪念手表、全身体检、南海旅游等福利。

消息曝光后,引得不知情的群众信以为真,纷纷转载并顺道感慨EPSON的丰厚补偿简直令国内公司都汗颜

消息不属实,但也不是空穴来风,起因是日本共同社早前曾发布的报道,原文的意思是受到人力成本高涨以及环境基准严格的影响,日本老牌电子设备制造商精工爱普生计划将于2021年3月关闭中国深圳的一座工厂,这家深圳工厂主要从事手表驱动组件的组装和电子零部件制造,目前员工人数约1700人,预估在关厂前,精工爱普生会将所属的1700名员工解雇,工厂用地也将归还。

同时,这则报道中还指出精工爱普生在深圳生产工业机器人的工厂没有变动计划,结束的生产线将会转移至日日本、泰国等地。由于近期日本的高档手表销量正在增加,所以该公司才计划重组海外低价产品的生产线,以改善盈利,在这之后,精工爱普生打算在其国内使用工业机器人来进行生产自动化。

在这则消息的越传越变味的情况下,3月14日,爱普生通过其中国官网发表声明,否认了撤离中国的传闻,爱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是精工爱普生集团在深圳设立的手表制造公司,计划于2021年3月底停产。该工厂的停产关闭,对精工爱普生集团目前在华运营的其它制造及销售业务无任何影响。

爱普生表示,一直将中国视为最重要的地区之一,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巩固和加强在中国的各项业务发展,将更好的产品与服务带给中国消费者。

再见,深圳。

EPSON的这则公关声明还算有效,及时打断了谣言的进一步传播,但也侧面坐实了EPSON针对大中华区的战略布局优化和调整:其部分产业确实要撤离深圳

目前,爱普生在深圳有两个厂区,宝安区的是爱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南山区的是爱普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两者都隶属于日本精工爱普生集团。

外资企业撤离深圳的主要原因一般就是成本高,但这主要针对的就是一些劳动力密集、技术优势弱的低端制造业,但对于有着核心技术、多元化发展的高端制造企业来说就不太可能。所以爱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撤离了,而爱普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则保留下来。

去年华为撤离深圳时,坊间也有很多不实的传言。很多人认为华为部分部门迁至东莞是因为深圳的房价和生活成本,但其实不然。华为之所以要搬离深圳,核心不在房价,而在于缺少工业发展用地。华为虽然是一个高科技企业,但其本身还是有很多工业制造部门的,而人烟稠密的深圳已经无法为他提供更多的厂房用地了。

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曾说,深证的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这将会导致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会有发展空间。

一个企业随着发展,会不断对研发力量的布局以及房价、人力等各类成本进行综合考量。

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兹堡,因为有钢铁。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因为有汽车。现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我们不得而知,因为会分散化。企业会追逐低成本的地方,因为高成本会摧毁你的竞争力。特别是高铁和高速带宽的到来,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活力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

爱普生此次关闭深圳工厂的计划反而更像是其发展战略优化,内部调整的一部分,像是在日本高档手表市场上涨的大环境下,关闭低价产品生产线,将主要力量投身于盈利空间更大的高档手表。

也有人表示爱普生关闭一座工厂只是第一步动作,去年它投资2.3亿美元在日本建立的大型工厂,生产能力直接扩大了3倍,或许在未来打印机工厂的业务也会被迁回日本。

你好,深圳。

一个品牌或者企业的战略布局肯定是根据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实时变化的,而在深圳这种一线城市,如果撤离,一定是生产基地,但核心技术部门不会撤离,其原因在于:

1. 深圳的成本太高,因为土地的稀缺性,房价拉高了整体消费水平,最明显的就是厂房租金,员工工资;

2. 深圳的人口红利已经逐渐消失,而且,人口流动性还很大;

3. 深圳的高端人才多,而且大部分高端人才是已经扎根于此,企业不能流失这些人才,所以只能选择总部留下;

4. 劳动力的可流动性更大,可以跟着生产基地的搬迁走;

5. 深圳环境好,科技发达,竞争压力大,机会多。

中兴将生产基地撤离深圳称之为“中兴通讯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摆脱场地资源制约,增强企业发展后劲的又一次战略选择。”深圳市本来就处于城市金字塔的上层,很多企业都想再这里扎根,凭借中兴的经济实力,在这里扎根完全不成问题,但是金字塔的顶端本来就是土壤稀少,成本太高,所以中兴为了更好的发展,将一部分迁出去,这不是妥协,而是为了公司的未来持续发展,中兴的这一做法显然是明智的。

华为则实行的是东莞与深圳双中心并行的概念,或许更适合华为后续的发展。任正非曾表示:华为的总部永远都不会离开深圳,深圳具有天然的优势,有良好的法治化市场化的环境,可以在城市的硬件以及软件两个方面给华为得到成长提供良好的支撑。

在深圳优渥的环境和条件下,更多的企业总部正在迁往深圳,比如恒大的金融总部、阿里的国际运营总部、乐视的智能终端总部、中粮的亚太总部、苏宁的国际总部、联想的国际总部、微软的南方总部……可以看到,深圳正越来越成为许多本土公司的国际化运营中心、金融和研发中心。

所以,目前阶段,EPSON就算撤离深圳,也不会完全撤离深圳,深圳工业生态滋养了EPSON,和其大中华区的各种业务早已骨肉相连,没办法全部撤离。就算日后房价继续攀升,用地继续紧张,EPSON也不过是把低端业务部门继续外迁罢了,其核心研发部门仍然离不开这个生态。

tags:品牌定位品牌策划品牌营销定位

转载本站文章须经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版权所有:深圳宏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粤ICP备18082695号-1